Menu
Cart 0

「 珍 惜 」 , 與 「 浪 費 」

Posted by mag on

 

「 珍 惜 」 , 與 「 浪 費 」 相 對 。 談 珍 惜 , 是 多 麼 虛 無 , 然 而 說 起 浪 費 , 你 我 也 較 容 易 明 白 。 生 命 , 由 生 活 所 組 成 — — 日 常 生 活 , 你 做 人 , 把 日 子 合 起 來 , 就 形 成 你 的 一 生 了 。 珍 惜 生 命 , 就 由 珍 惜 日 常 生 活 開 始 , 即 是 : 不 要 浪 費 生 活 。
所 謂 珍 惜 , 就 是 : 對 「 浪 費 」 保 持 強 烈 的 警 惕 意 識 。 如 果 你 做 一 件 事 的 時 候 , 心 有 一 種 強 烈 的 「 浪 費 」 的 感 覺 , 無 論 是 面 對 一 眾 朋 友 、 參 加 一 個 派 對 、 做 一 份 工 作 、 還 是 對 一 位 情 人 時 , 忽 然 感 到 「 為 甚 麼 我 在 這 浪 費 我 的 時 間 ? 」 你 得 離 開 。 不 要 繼 續 虧 待 自 己 。
非 叫 你 不 要 去 玩 , 是 叫 你 不 要 玩 , 又 玩 得 不 開 心 , 朋 友 , 如 果 你 玩 得 開 心 , 你 根 本 不 會 想 起 自 己 正 在 「 浪 費 時 間 」 。 如 果 你 的 工 作 很 痛 苦 , 但 你 知 道 這 是 為 了 家 人 而 做 的 , 又 或 你 心 有 個 目 標 , 知 道 這 只 不 過 是 你 邁 向 理 想 的 一 步 , 你 也 不 會 感 到 自 己 正 在 「 浪 費 時 間 」 。 總 之 , 一 旦 你 開 始 想 起 : why am I wasting my time here ? 你 是 時 候 離 開 , 找 尋 有 意 義 的 、 使 你 快 樂 的 事 來 幹 。 珍 惜 , 是 對 「 浪 費 」 保 持 強 烈 的 警 惕 意 識 。
該 怎 樣 生 活 才 是 不 算 浪 費 呢 ? 很 是 簡 單 , 過 得 快 樂 就 是 了 。 快 樂 也 很 容 易 得 到 , 不 斤 斤 計 較 , 不 浪 費 光 陰 , 離 開 使 你 討 厭 自 己 的 人 , 你 就 會 快 樂 。
快 樂 與 否 , 並 不 虛 無 , 你 問 心 , 就 知 道 。 此 刻 會 使 你 從 心 底 快 樂 起 來 的 事 , 回 頭 再 看 , 沒 有 結 果 , 也 不 會 後 悔 。 最 近 讀 了 有 關 一 位 女 士 的 報 道 , 她 從 前 活 躍 於 社 交 圈 , 現 在 不 參 與 了 , 回 家 湊 孩 子 。 根 據 報 道 , 對 於 從 前 的 生 活 , 她 說 : 沒 意 義 。 我 頗 肯 定 , 派 對 生 活 沒 意 義 , 她 並 不 是 今 天 才 感 到 的 , 某 年 某 月 某 夜 , 她 在 派 對 中 , 早 就 覺 得 沒 意 義 , 早 就 想 起 why am I wasting my time here ? 如 果 她 在 派 對 日 子 , 是 完 全 地 、 徹 底 地 感 到 快 樂 , 今 天 的 她 , 不 會 說 出 一 句 「 沒 意 義 」 。 所 以 呢 , 你 荒 廢 學 業 / 你 周 末 就 去 劈 酒 猜 枚 / 你 很 八 卦 別 人 的 事 / 你 算 死 草 … … 回 家 後 是 否 快 樂 , 你 根 本 一 早 知 道 。 如 果 你 感 到 這 會 使 你 真 真 正 正 地 快 樂 起 來 , 你 大 可 以 繼 續 。 但 若 不 是 , 就 努 力 改 變 。
假 若 你 整 個 生 活 模 式 都 以 「 浪 費 光 陰 」 進 發 , 基 本 上 你 說 珍 惜 生 命 , 是 沒 有 用 的 。

]]>


Share this post



← Older Post Newer Post →